大港0511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123
返回列表 发新帖回复
楼主: 雪夜狂飞
收起左侧

[人文图片] 【大话圌山】雪夜狂飞:著,大港第一个,圌山微小说(版权作品,不得转载)更新中.....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9-4-9 23:59 | 显示全部楼层
    【四十八】白云石矿案
      天色刚蒙蒙亮,解天便听见项姬弄竹做饭的声响。

      吃过早饭,解天嘱咐项姬照顾好华心蝶。自己则要去小粮山一趟。华心蝶和项姬闹着要跟着去,解天没答应。

      小粮山,本是官军储备粮草之地。因白云矿的缘故,废弃后也是满山竹林。白云矿产出白云灵,又被当地府衙利用了起来。

      解天绕过山下的官府士兵,去到后山。后山是一个山坳,形状像八卦的圆形。这里的竹子长的特别的茂盛。

      依据白云矿地脉的走势,这里一带应该是主矿脉所在。所以官府也在这里开凿山体,挖掘白云石获取白云灵。

      说起白云石矿,倒是有一个发生在后世1964年的大案。

      “那年某天清晨,矿上的工人赶着上早班。临近矿区办公楼附近,看到地上满是钞票。5毛的,1块的,10块的( 当时最大的面额为10元),那时候肉的价格是5毛9一斤。

      当时,赶早班的人们,立刻哄抢起来。抢着抢着,他们发觉不对了。这一路撒的钱,居然延伸到了办公楼里。

      有带头领导者,赶忙冲进楼里。发现,办公室里保险柜大开,里面存放的2万5千元巨额款项没了( 当年的6千元可以砌一栋二层小楼。)
      
      立即报警,丹徒县公安下来调查。发现,现场已被破坏。也就是开头哄抢钞票的工人们,破坏了现场凶手留下的痕迹。

      然后,公安分析调查。那晚,当地有露天电影,人基本上都去看电影了。那么,有几个没去的则成了重点怀疑对象。

      “牛金元”矿上的工人,当天也没有去看电影。被众人怀疑后,恼羞成怒。轮起铁锹,狂砸另外几个也同样没去看电影被怀疑的工人。其中一个人,也是背负地主成份。被“牛金元”打死,同时还打伤2人。
      
     怀疑归怀疑,打死人可要吃官司了。最后,案子没破,“牛金元”打死人却吃了官司。被判处死刑,执行点就在大港的十八山。当天,人山人海,基本都去看了。”

      解天寻灵而至。觉得项姬的父亲若是采叶,应该也是在这附近。渐渐深入,竹林里起了一层淡淡的白雾。

      越往里,白雾越浓,回头看时已找不到来路。像,这很像一个迷阵,解天思索着。

      越往里,周围竹子越有灵韵。项姬的父亲应该不会出什么事。

      只是转来转去,好像没有个头?解天取下青虹剑,一剑斩出。白雾分旁而立,显出一条很窄的小路来。解天,仗剑走了进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4-11 19:47 | 显示全部楼层
大话圌山
    【四十九】项姬父亲
      解天进到这里,眼前豁然开朗。四周空旷起来,也不见有竹子。地上花草遍地,而此地中间却有另一团迷雾遮掩,看不清里面是什么。

      收剑入鞘。解天琢磨着,该怎么走。突然听见狗叫声,解天立马寻声而去。

      走了大约五六十丈,也就围绕那中间迷雾绕了一个弯度,发现了那只叫唤的土狗,且那土狗身边还有一中年人,他正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而他身边,有一竹篓,看上去里面装满了竹叶。

      解天上前,土狗直叫唤。“去”解天扔出一鱼肉,土狗立马去追那鱼肉去了。

      解天上前,查看了下那中年人,并没有伤,而是体力虚弱导致。看来是长久没有进食,体虚乏饿。解天取了点吃的,倒了一小杯仙米酿,给中年人喝下。

      不一会儿,中年人醒来。“你是谁?你怎么进来的?”中年人开口就问了一句,然后才拿起解天给的食物慢吞吞的吃了起来。

      “在下解天,到这里是找人的。你认识项姬吗?”解天答道。其实解天刚看见他身旁竹篓已经猜的八九不离十了。此人应该就是项姬的父亲。

      “项姬是我女儿,我叫项伯。”那中年人边吃边答道。

      “你是怎么进来的?”解天继续问到。项伯双眼翻看了下解天,这好像是我先问的吧!

      “来这边是因为这里的竹叶更好一些,但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带叶子都不如家门口的了。我一路寻来跟随一物误入这迷雾中,出去不得,干粮耗光。你要是再来晚点,我这命恐怕就丢这里了。”项伯缓缓道来。

      “一物?什么东西?”解天皱眉问道。

      “速度太快,也看不清,我只是跟着我那旺财后面进来的。”项伯摇头道。

      “那东西还在这里?”解天警惕的看了下四周。

      “不在了,应该是进了中间那团迷雾中。我本想进去看看,但是有屏障进去不得。”项伯叹息道。

      “哦,那我去瞧瞧。”解天起身目盯那团迷雾。这人的好奇心被勾起,总会忘却危险一探究竟。

      “你在这里等我,不要乱动。”解天对项伯说道。此时那旺财吃鱼后又有了力气,正在那迷雾前吼叫。解天打了个哨,让旺财回来,自己则抽剑来到迷雾前。

      屏障?解天想着项伯的话。小心翼翼的用剑去触碰那迷雾。只见那迷雾外沿荡起涟漪般,出现肉眼可见的一层透明薄壁。有点意思,解天好奇心越发大了。

      青虹剑虽能割开此壁,但剑一离开又迅速的愈合了。解天打出一个符箓包裹自身,横穿了进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4-13 19:41 | 显示全部楼层
    【五十零】食灵狮
      进到迷雾中,眼前一亮,这迷雾原来也是一层界壁。这里是个到处充满了灵韵的不大空间,也就几丈长宽。中间有一高出的黑色小山体,山顶上有一根矮小的竹子,再无它物。

      解天想靠近,但是阻力太大。打出一个符箓,撑起一个护身屏障。手握青虹剑,慢慢靠近。

      越是靠近,灵韵越强,仿佛能看见周围形成时光流灵气走向,这是一株灵物。

      如此灵物怎么会在这里?解天探了探脚下的山石,视乎灵气也高的吓人。白云矿石?黑的?原来如此。此竹被白云灵矿润养,长年累月聚灵气而成灵物,看来地.下就是白云石矿的主矿脉了。

      这下心蝶所中之毒,因可尽数解去。解天很高兴,一来这两桩事都解决了。

      解天紧走了两步,来到竹子面前。一阵苦色苦香飘来。“居然是苦竹?天地十大灵根,苦竹?不对不对,这是后期形成所致,形似而已。”解天自语道。

      “也许是苦竹的枝脉落于此地吧?难怪,周围都是竹子,且生长都受到了其影响。”

      屏障消失,解天来到苦竹面前。此竹约八寸高,枝叶茂盛,青绿晶莹,灵气扶叶而动,闻之精气神爽,解毒必备。

      挖,解天也不多话,轮起青虹剑就准备开挖。只是,一瞬间感觉,有一双大手似乎按在了解天的双肩上。回头看之,一片安静,什么也没。“错觉?”解天无语,这是小偷常有的一种错觉吗?做贼心虚?我去!继续。

      “哐当”,青虹剑触碰白云石矿发出刺眼的火花声。“怎么这么硬?”解天想以苦竹为中心,挖出为三尺左右的石方。一阵努力,解天也就在石头上留下浅浅的凹槽。

      “这要挖到什么时候?”缩小点试试,解天把尺寸缩小为一尺。可这速度还是慢,累的不行一屁股坐了下来。摘下身上的葫芦喝起酒来。

      抬头弄几口下肚,猛然间又感觉,双肩又有什么东西按压。“什么鬼?”解天警惕起来,看来还有一物。

      解天从苦竹上,摘下一片叶子含于口中。苦涩入口,瞬间让解天精神力强了几分。黑色山石一片寂静,在靠近苦竹的一侧,有一突出的山石。解天来时没注意,现在精神力集中,发现这一块小山石竟出奇的像一动物。

      “狮?”“狮子于东汉章和元年(公元87年),安息(今伊朗)国王阿萨息斯一世派商队沿丝绸之路把狮子作为礼物送给章帝传入中国。中国在舞狮之前,舞虎。”

      解天是从他师傅的手札中见到过这一动物的,所以认得。“这东西是活的?”解天诧异。

      “这家伙挺能装的,想办个法引它上钩。”解天心想。

      解天收起葫芦,起剑继续开挖。慢慢的挖着,都是浅浅的坑。这一来就转到了那像狮子的山石前。冷猛丁的,解天突然剑口直转,朝那山石戳去。

      “我的妈呀!”一声怪叫,那黑色山石居然动了起来,大挪移般的避过了解天的这一击。解天看去,那原本黑色的山石,此时变成了一只二尺大小通体黄.色的活物小狮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4-15 00:01 | 显示全部楼层
     【五十一】收个小弟
       “我说大胡子叔叔,你能不能把剑抓稳点?你这样很容易误伤人的。”那小黄狮人小鬼大的发出这般声音。

       “小鬼,你黑乎乎的躲这里吓人,我胆小。可能是被你吓的手抖了下,误会。”解天思索着怎么逮住这小黄。

       “胆小?手抖?误会?你都跑这里了,还想挖我的口粮。你这是胆小,你骗鬼吧?”小黄狮怒道。

       “你口粮?”解天疑惑的问道。“嗯,当然啦,这苦竹我用此处地脉润养许多年。你跑来就捡果子,这胆不是小,而是很大啊!”小黄狮故作深沉最后都拖起音来了。

       “看来是我鲁莽了。不过你装鬼吓我,这就是你不对了。这样吧,我看此处灵脉见衰,这小苦竹也才长这么点大。不如,我挖了带走,以后有好的灵脉供养长大不是难事。你也跟着我,做我坐骑怎么样?哦,对了,你不是吃肉吗?”解天呱拉呱拉的说了很多,反正自己不吃亏。

       “你才吃肉呢!你全家都吃肉!我是天狮,食灵狮。你大爷的,想让我驼你?来来来,咱们战一场,谁赢谁当老大。苦竹也归谁。不对?我赢了苦竹归我,苦竹本来就是我的。这样你拿件物件出来抵押。”小黄狮吼道。

       “嗯,和我一战?人小脾气不小。好,我答应你。我就用我这柄剑做抵押如何?”解天问道。

       “我不耍剑,就用你腰间的葫芦吧!”小黄狮两眼发直的说道。那可是他两度想偷取的东西。

       “行,就用葫芦。”解天无语道。
       “好,有种,你说的奥,别耍赖。”小黄狮说完一闪身消失了。远远听见其说道:“我去弄点口粮。”

       这是干嘛去,打架还要吃饱了打?解天疑惑不解。不管它,继续挖。轮起青虹剑,铛铛铛,此地又响起了金属碰撞的声音。

       不过这黑色山石难挖。一会儿功夫,听见那小黄狮的声音从远而至。“我来了,来来来,咱俩比试比试。”

       解天停下“我去,这是小黄狮?尼玛的,坑叔啊。”只见那小黄狮,不对,应该是一头肌肉发达,浑身蛮是金色毛发,头戴一金色毛圈的硕壮雄性大金狮。

       “你这是吃了什么**,能长这样?太坑你叔了。不过做我的坐骑,那就刚刚好了。”解天说着乐开了花。本想这小狮子当做坐骑,也是随口说说。想不到,居然能有这般大。

       “废话什么,来呀,一战。”小黄狮叫道。“好,如你所愿。小黄黄。”解天答道。“呸呸呸,你才是小黄黄,你全家都是小黄黄。”小黄狮怼道。

       “你先来吧,别说本仙欺负你。”小黄狮看不起解天说道。“好,够狂的,对味”解天说着,一招斩出。“对胃?”你想干什么。小黄狮可想到的是:这人会不会是想吃它?

       只电花火石间,解天的招式已到。横扫千秋,一剑斩出,狂道的劲风直面袭来。“有点意思”小黄黄眯眼说道。

       “吼”一声狮子吼从小黄黄口中发出,瞬间就化解了解天的招式。

       “嗯,有点意思”这回说的可是换做解天了。再吃一招,万剑归心。一招放出,化作上万只剑,猛然间狂攻小黄黄。“归个屁,看我的:吞噬星空,我吸。”只见那上万只剑,被那小黄黄,一吸之下,全部吞进了口中。万剑下肚,居然没有爆体,而是像是又吃饱了般。      “嗝”居然打了个嗝?“奶奶个熊,又吃金属了?刚还说不吃肉,说什么食灵狮的。”解天破口大骂。

       “你管我?赢了再说。”小黄黄瞪眼道。“好那我可要发力了,小心,人剑归一”解天说完化作一柄七尺人形长剑,发出耀眼亮光,径直劈来。“什么?人贱归一”小黄黄的理解能力不错。不过当看到这一剑时,小黄黄已经不能动弹了。“这是,剑域。”小黄黄心惊的喊道。

       剑域内的一切仿佛停止般。小黄黄想挣扎的动一下也不能。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柄人形之剑,散发着无尽的剑意,朝着脑门劈来。电光火石间,小黄黄,做了一个决定。

       “大哥,停,停,停”连说三个停。那眨眼间到了脑门的解天,也是有所准备的化去了剑招。“大哥,你厉害,小弟我听你的。”小黄黄一脸毛的似笑非笑的说道。

       剑域散去,小黄黄瞬间缩小,变成了原本的模样。

       “怎么,这一战就结束了?我筋骨还没热呢!”解天鄙夷。

       “大哥,说笑了。小弟我愿意跟随大哥。大哥叫我吼谁就吼谁,叫我吞谁就吞谁。不过大哥别叫我小黄黄了,叫小黄也行。”小黄求情的看着解天。

       “噢,你愿意做我坐骑了?”解天也不搭话的问道。“老大,你看我这么小,能坐吗?不如长大再说?”小黄哭着脸说道。

       “长大?你刚才不是很大吗?怎么?不愿意?”解天疑惑的问道。“这,老大,你有所不知。我刚才的形态只是招式而已,并非本体真实形态。这是我刚吃了地.下的矿脉化作的。”小黄解释道。“地.下矿脉?你把地.下矿脉吃了?”解天觉得这小黄真能吃的。其实也不能怪小黄,因为地.下矿脉灵气已不多,无力供养苦竹。不如,用了,赢了,带上苦竹走人,小黄是这么想的。

       小黄努力的点点头。这尼玛的坑,比天坑都坑。解天想这小子这么能吃,带着上路难养活啊!看着小黄狮也是无语。

       “唉!跟着我可不能乱吃东西了。万一吃坏肚子怎么办?吃坏肚子拉肚,污染了地上的花花草草怎么办?”解天这是没办法想省点狮粮。“老大,没事。别说区区小矿脉,就是以后整个星球我也是一口闷。”小黄不以为然道。

       “一口闷,还整个星球?你当喝.酒那。”解天再次鄙夷。

       说到酒,刚才一战口略有点干,摘葫芦润一口。只看得那小黄哈喇子都流出来了。解天弄了一口见状,“怎么,你也吃酒?”

       “老大,嘿嘿。好一口。这酒应该不错,老大你刚来的时候我就闻到酒香了。”小黄笑眯眯的盯着解天手中的葫芦。

       “都说酒能解愁,却不知越喝越愁。愁啊愁,愁就白了头。自从与你分别后,我就走到了尽头...”这说话间解天居然唱了起来。

       小黄无语,老大你给一口就行了,唱什么呀!

       解天唱完,一摸眼泪,扔出一杯仙米酿。小黄等了老半天,口干舌燥的见酒来一口下肚,咕噜,尼玛什么味都没注意。

       只能厚着脸皮让解天再施舍点。“先告诉我这苦竹怎么带走?”解天知道小黄刚说漏嘴了,这是钓鱼啊!“小事,老大这苦竹和这黑色山体是一起的。整个带走就行,别那么吃力的挖了。”小黄边说边咋了咋嘴。“是这样啊!再弄一口?”解天疑惑的问道。“再来一口”小黄直点头。

       看这山体也不大,解天带着小黄走下山体。一拍葫芦,“进来”,嗖,山体连着那苦竹瞬间变小被送进了解天的葫芦内。

       “老大,好宝贝啊!”看的小黄两眼发直的说道。解天也不理会说道:“走吧,回去。”“老大,去哪?”“去外面”“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4-16 20:33 | 显示全部楼层
     【五十二】镇江三怪
      小黄在前面带路,劈开一个缝隙。解天随后,这脑子里却想着。这小黄胡乱吃是个问题,要不弄个绳索牵着。不然,吃了人家的宝贝,还要自己掏腰包赔偿呢!

      正想着已经走出了迷雾。再看小黄已经跑项伯那边去了。此时,项伯的狗狗正对着小黄吼叫,哪知小黄一个狮吼,吓的那狗屁滚尿流的躲项伯身后去了。

      项伯见解天出来,打招呼说道:“你都进去好几天了,我甚是担心啊!”“有几天了?”解天不解,这才一会儿功夫呀!看来这迷雾里的时间放慢了。不对呀?不应该加速才对吗?这样才能起到苦竹快.速生长啊?又想到可能是加速对其不利。

      “老大,要不要我把这人和那小狗吃了?”小黄见解天过来,赶忙上前问道。“去,一边待着。”解天也不搭理。

      “妖怪”项伯看到小黄说人话,直大叫。“别怕,这是我的坐骑,它不咬人的。”解天解释道。项伯鄙夷,你没听见它要吃人啊?还说咬?再说就这么点当坐骑,能坐吗?

      “你现在能站起来走路吗?”解天看着项伯。“行了,没问题。只是快饿的不行了。当初那些食物赶紧慢紧的吃了,未曾想你一去就几天。”“咕噜”项伯的肚子不争气的又叫了起来。

      解天取了些食物,又弄了杯酒给项伯。不想,这一小杯酒,喝的项伯连声说好。

      体力恢复,一起回家。此时的小黄已经收服了土狗,俨然也成为了大哥。虽然,它比起那土狗的身材还要矮小,可一副大哥的架势,土狗只能乖乖前面开路。只是,小黄像大哥般偶尔指点一下方向。

      出的竹林,一路也算顺堂。等他们到家时,天已黑了。项姬见父亲回来了,高兴的手舞足蹈,对解天感激之情无以言表。几日的担心也一扫而去。

      解天取出些苦竹叶子,让项姬熬制些汤药。项伯见项姬要忙,这晚饭还是自己来做吧。

      竹林人家没什么好吃的。就一人弄碗小刀面吧!

      项伯取了面粉和面。然后把和好面放在一长型案板上,取来一竹杠。项伯坐在竹杠一端,另一端固定在案板另一头。一只脚着地上下颠跳,反复挤压成薄薄的面皮,用刀切成面条。

      项姬在灶堂里忙活,项伯也来了。在大锅里弄了水,并嘱咐项姬一并烧开。

      项伯等水的功夫,想弄点开胃小菜。想起了夏天,买回腌制的四个猪蹄。来到屋后找到腌缸,揭盖一看猪蹄表皮居然一片发白,吓了一跳。闻一闻,居然有一股子的硝味。怎么会有硝?项伯想去除这异味看看,捞出猪蹄,去到厨房。

      水烧开了,项姬熬制的汤药好了,端去给华心蝶。项伯下面,做碗,又要去洗那猪蹄,一阵忙活。却不想盖锅盖的时候,竟然把井灌的盖子扔进了大锅,就去忙猪蹄了。大锅内一个小小的锅盖怎么盖的住沸腾的面水,在大锅里飘着乱转。

      这边把猪蹄放入开水小锅中焯水,取出用清水漂洗。接着又入小锅加葱姜、花椒、茴香准备闷煮。

      那边大锅里的面也好了,项伯赶紧捞面,一看。“我去,怎么把井灌盖子扔大锅里了?”看面也熟了,没事。

      项伯捞好面,喊项姬端给众人。自己则想用高温,好好煮煮小锅的猪蹄。往锅底加入些竹料,也端碗面去堂前了。来到堂前,只听见众人夸赞这面的味道。此时,华心蝶被那苦竹熬制的汤药,毒.素尽除,只是眼睛受损,看人不清。

      项姬对项伯问道:“今天面的味道和以往不同,加了什么作料?”“不同?”项伯不解。坐定,看了下碗面,弄了一口吃下。香气四溢,劲道十足,好像以往没这么有劲道?

      “嗯,味道是不对,好像有劲道多了。”项伯答道,别人也是附和“好吃”。“什么都没加,也就是把井灌的盖子放面锅里煮了。不会是这个缘故吧?”项伯边吃边说着,然后又掏出个小瓶子,往碗里倒了点黑色的液体。

      “锅盖面?这又是什么鬼?”解天指着项伯手中的小瓶子。

      “哦,这是我做米酒无意间发现的一种味酸,当做调料用,我叫它为:醋。恩人要不要来点?”项伯拿着小瓶问道。

      一旁项姬赶忙说道:“别,这东西太酸了,受不了。”

      “哦,新味,那我可要试试。”解天好奇答道。

      解天用筷子沾了点放入口中,香味浓郁,酸甜不涩。只是一开始还真不习惯这酸爽。解天赶紧喝了口热面汤,这酸爽经面汤一起,味道更加不可言喻。要来项伯手中的瓶子,往面碗里倒上不少。搅拌后,这面的味道又是一个天地。

      “嘶,赞赞赞”解天连说三个赞。听解天说赞,华心蝶也弄了少许尝尝,不过反应和项姬说的一样,众人看她表情一阵哄笑。

      “什么东西这么好吃?我也要。”大馋猫小黄是不会放过任何东西的。它已经和项姬、华心蝶打成一片。称呼上居然喊那两位叫“小姐姐”。解天也无语“我叫你小黄黄,你不要。你不叫人家小姐,叫小姐姐?”

      正在说话间,闻到一股极为诱人的香味袭来。众人正疑惑间,项伯则小跑去厨房了。他还记得他的猪蹄在小锅里。掀开锅盖,香气四溢,居然是猪蹄的香味。又一想,这猪蹄有硝味,不能吃啊?

      正想间,众人也来了。解天见猪蹄,用刀切开,肉板结扎、肉红皮白、光滑晶莹、卤冻透明,看上去非常有食欲。解天拿起一片准备放入口中,只听得项伯赶忙叫道:“这蹄髈有硝味了,不能当菜吃。”

      解天闻言看了看项伯,又看了下手中的肉片。“我就当干粮吧!”然后闻了下扔进了口中。小黄,见状也是上前弄了一片。

      这动作,看得项伯两眼直发呆。

      “不错不错,这味道特别。”解天说着又想起刚才项伯的那瓶醋还在手里,于是拿碗倒了点把那肉片放入其中沾沾,再次放入口中。

      这味立马又是一个天地。“好,不错,赞的”解天连连夸赞。他不知道,小黄已经又弄了几片下肚了。听解天说好,也学着解天沾醋尝了一口,只喊酸。其他人,也半信半疑的尝了一片,也觉的不错。

      “今天真是怪事连连。面锅里煮锅盖,硝肉不当菜,酸爽的醋。怪、怪、怪”解天说完一口三个怪。

      华心蝶听了说道:“这是镇江三怪啊!”众人.大笑。

      故此以后:
      “镇江流传着颇具顺口溜色彩的《三怪谣》:“香醋摆不坏、肴肉不当菜、面锅里面煮锅盖”。      
       也有“不到长城非好汉,不尝‘三怪’太遗憾”之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4-18 23:34 | 显示全部楼层
     【五十三】江心洲
       这一晚是愉快,美味的一晚。

       畅谈中,解天提及要继续寻找治疗华心蝶眼睛的办法。不想,项伯却提了个建议。

       项伯说,此处往北二三里。长江中有一洲,名曰:江心洲。

       江心洲,本是长江上游带下的泥土淤积而成的一片小岛。往来渔民,避风,避潮都会上去。久而久之,上面也有了些渔夫修建的屋舍。而江心洲是一个心形的岛屿,其正中心也有一个不大的心状池子。

       据说此池为:龙泪池。因龙王的小儿在此地玩耍,而失去踪影。龙王,悲痛欲绝,滴泪成池。而此池对明目却有奇效。当然,必须是后天的。如是先天瞎子也是回天无力。

       相传:石桥有一瞎子工会。专以走街串巷,替人算命为生。一健康人走前,手握一七尺细竹竿。后面瞎子一手握竹竿,一手小铜锣。小铜锣发出“当”的一声,由远至近,清身而灵。因都是先天已瞎,池水也无用。

       解天决定走上一遭。项姬也不需要跟着自己了,告辞了项伯父女。驴车的伙夫就换成小黄了。解天陪华心蝶聊了一会儿天,知道了一些事。

       原来华心蝶和华心成,乃同父异母的兄妹。其兄是陈园园与华莱士所生,而她则是儒里朱氏家族的朱媛与华莱士所生。

       说起朱媛,其实解天有过一面之缘。那是十几年前的华山庙会上,华莱士在银杏树下与解天等人初见。谈话间,瞄到了在朱友堂身旁的朱媛。

       后来,华彩蝶出事后。华莱士才想起华山庙会上见过的那女子,多方打听才知道具体情况。于是,朱媛也就被华莱士纳为了小妾。不久后便有身孕,产一女婴,取名:华心蝶。

       这一聊,也就大半天。华心蝶也好奇的问了,华彩蝶的事。以及那天庙会上发生的过程。

       “喁喁”小黄勒住驴绳。众人已至江边,此乃通往江心洲的小码头:江心渡。滚滚江水东逝去,浪花淘尽英雄泪。一叶孤舟浪中现,眨眼已到众人前。

       江心洲人烟稀少,多为渔家,故去往江心洲的人不多。此渡口也就一叶小船,往来对岸。此船,两头露白,中间一棚,船老大站船尾。

       解天等人到了渡口。此时渡口也有些人在等。按排了驴车,解天等人来到江边。交了渡船费,上到小船上。“等等,等等”一个中年人气喘呼呼跑来。船老大也不多话,让其上的船上。

       船动了。江浪随风起,小船摇摆的厉害。小黄呱呱乱叫,眼睛盯着浪涛。

       小船刚到江中,只听见一声“不好”。众人闻声而去,见船老大脸色发白,惊恐不已。

       “怎么了?”解天发声问道。“如果我没看错,应该是兽潮。这回我等性命不保也!”船老大颤颤巍巍,绝望道。“兽潮?什么鬼?”解天茫然。“兽潮?”小黄伸出舌头来回在嘴边走了下。其他坐船的人,也吓得不敢发声。

       “你们看”船老大一指。众人朝江东边望去。江平面上有一座三尺高的黑色地平线,正朝这边汹涌而来。而且,能听到一种奇怪的声音“港,港,港”。“平时兽潮都发生在夜晚,白天几乎没有。怎么今天这么奇怪?”船老大说着,也是拼命想把船往江心洲靠。但那黑色地平线来的太快了,眼看就到了船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4-23 00:19 | 显示全部楼层
     【五十四】兽潮与蟹
     “这里面是什么?这么可怕?”解天不解的问道。“这位客官你有所不知,这是本地有名的:港猪。专成群结队,拱翻船只。虽不吃人,但因数量庞大,人落水也是难以存活,被活活拱死。”船老大瘫软在船尾已经吓的半死了。

     “港猪?嗯,记得小时候好像,父亲跟他讲过。只是未亲眼见过,也不知长什么样。”解天思索了下。

     “什么港猪?八猪的?来的正好,本仙通通吃了。”小黄不以为然的说道。

     “哎呦!本仙?我说你这小东西,知道港猪的皮有多厚吗?不然岸上的人怎么不以港猪为食。”一坐船老人哭笑着说道。“矣,这小东西说话了?”

     “呃”小黄鄙夷。

     “大家不要慌。上天有好生之德,我们想想办法。应该还有一线生机。”那最后上船的中年人说道。

     “怎么办?只能等死。小船与兽潮一触即翻,人必死无疑。”众人摇头。华心蝶也是自言自语,问解天怎么办?解天安慰了下。然后站起来,朝船尾走去。“老大,让我来。”小黄焦急的喊道。“去,呆一边别捣乱。”解天来到船尾看了眼船老大。

     此时港猪兽潮瞬息而至,已触及小船。解天,看得真切。这些水里的家伙个个五大三粗的如同家猪一样。不过个个都长着獠牙,宽厚的背部露出江面,一拱一拱的,近前发出的声响如雷。船里人都怕的遮住了耳朵,等死。

     仗剑傲骨笑苍生,一剑斩断万里江。

     解天抽剑,横斩。哗啦,万里长江被拦腰斩断,江水翻滚,兽潮不得近前。小黄见状,高兴的去到船尾,猛的跳了过去。踩在港猪背上,来回奔跑。解天弄了一滴仙米酿壮了下船老大的胆。船老大缓过神,然后迅速向江心洲划去。

     “小黄,回来。”解天喊道。“好多啊!老大看后面好像有东西?”小黄叫道。

     “嗯,东西?”解天放眼望去。在兽潮的后面似乎隐藏着什么?“弄个来看看”解天对小黄说道。小黄,在港猪背上,往后一跃,张大小嘴咬了过去。不一会儿,嘴上叼着一个吓人的东西上了港猪背。再看,不光是它嘴上,连身上尾巴上都“钉”着这些东西。“呜呜”小黄也不能叫,抖了下身体,掉去大部分,只留有尾巴上一只很大的,然后跳回了船。

     此时解天回到了船内。船老大一刻也不敢停的划着船。其他人只是惊魂未定。只有一人,也就是那最后上船的中年人,此时正两眼放光的直盯盯的盯着解天。这手段,这造型,高人也!内心震撼的同时,决定拜师!

     小黄丢掉口中的物,尾巴只到处甩着。几个坐船的也吓的一阵慌乱。那中年人只回过神来,看向小黄身上的怪物,略有所思。

     “这好像是夹人虫?”那中年人道。

     “相传:东海龙王,在江心洲找不到心爱的儿子。遂派手下螯将,沿江寻找。此螯将,有一双大母指粗的大螯,小拇指粗的八足,形状凶恶的甲壳背部,趴在地上横着走,像甲壳虫。不仅挖洞使稻田缺水,还会用螯伤人,故称之为“夹人虫”。由于数量众多,举螯吓人,百姓是人见人怕。想不到能够驱使兽潮。”中年人吓的颤颤道。


     解天过来,把船舱里高举双螯的夹人虫一剑挑出了船。然后叫住小黄,弄下尾巴上的夹人虫。这夹人虫也是精,硬生生的夹住解天的青虹剑。解天左顾右看,见船老大烧水的壶开了,就把带着夹人虫的剑往开水里放。“刺啦”一声。那青褐色的螯将被开水这么一烫,浑身泛红,更是死死的钳住解天的剑,想尽最后一击弄断。

     不一会儿,那开水里就飘出一股香味来。解天拿出剑,看着通红的螯将,闻了闻,香味正是此螯将发出。“这。好像能吃的样子?”解天思索着。

     解天也不管众人的眼神。见螯将已熟,掰开两大螯,居然吃了起来。螯肉入口,鲜美无比,又想起了身上的小瓶醋。拿出来,沾螯肉,味道又是不同。“不错”解天边吃边赞叹道。小黄见了也过来弄了一条螯腿,有模有样的学着解天吃了起来。

     众人可吓坏了,这东西危害乡里、江河,躲还来不及,怎么会有人想要吃这么凶神恶煞的东西呢?况且是龙王派来的螯将,往后龙王追查起来怎么办?不过这东西,看上去的确很香,很好吃的样子。被解天吃螯的样子以及香味的引诱,众人也弄了一条腿品尝起来。这一品尝,却是引发了日后吃螯的开端。

     “不知恩师,天人何许?”被救的众人感激的问道。小黄也是竖起了耳朵,因为一直叫老大,也不知这家伙怎么来的?“在下,葛村解天”解天淡淡的说道。“多谢,解师救命之恩。”众人站起躬身拜谢。小黄见状也装腔道“咳,本仙:葛村黄狮”。众人见状,也是感谢这小东西,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也许是:南北?

     因螯,是解天发现可以吃。并且味还挺美。所以,被船上的人传了出去。为了纪念此事,后人去掉了螯字上的敖,用解天的解替代,改字为蟹。称夹人虫为"蟹",意思是解天征服夹人虫,是天下第一食蟹人。
   
     可是此事并没有人,透露给后世的:鲁达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4-25 23:45 | 显示全部楼层
     【五十五】观阳拜师
     小船很快靠岸,众人下得船。其他人都走了,要把这个能吃的美味的蟹传出去。船老大只连连感谢解天。中年人则跟着解天他们,欲拜师学艺。

     解天以剑带竹牵着华心蝶,像极了石桥的算命先生的出行。中年人来到跟前,直接下跪道:“在下,大路陈,陈观阳。恳请解师收我为徒。”“嗯”解天这会儿还想着怎么去找龙泪池,突然见一人下跪也是吓了一跳。

     “大路陈,陈观阳”解天思索着说道。“你可是银杏树下的,陈观阳?”解天好像记起了什么。“正是在下,解师认得我?”陈观阳疑惑的答道。“嗯,那是年轻时候的事了。”解天不知怎么说才好。

     大路陈:位于大港正南面二里处的一个高坡地上,旁边一条从葛村直通的官道,下坡即到大港。入村口,有一五人环抱,高约六丈的银杏树,枝叶似伞状。每到十一月底,银杏换披金叶,阵风吹来银树一抖。叶随风,风带叶,飘落于大港街道,一夜之间满城尽带黄金甲。

     而解天的另一位姑姑家,正好就在大路陈。每年去姑姑家拜年,必然会从银杏树下路过。当然,都会见一年纪相仿的年轻人在银杏树下,或读书,或观阳,或舞剑。

     “道不可轻传。看你我,不只是一面之缘。今日有缘,你拜我为师。也罢,我便收你为徒。”解天略思后说道。“多谢,师傅”陈观阳赶忙磕头谢师。

     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达者为师。虽然看上去陈观阳起步要早于解天,但并不妨碍拜师。

     “中华文化博大精深,其实还有一样被遗忘的,那就是:武功。强身健体不说,经脉、灵气等修.炼,使人类身体达到进化,寿元增加等。

     可惜,如今人类只知知识的运用,却放弃了身体上的修.炼,使得生病成了家常便饭,药物上的基因改良等也是基于延长寿元的本末倒置。本可以走向修仙的道路,却硬被挤上了科技的火车。以至于,唯一一个开发出人体功夫的国度,却是人人都不会武功,反而视钱如命。悲哀!这是人类的悲哀!”

     “哈哈,好好好。老大收徒弟了。我就是师叔了,观阳来拜拜我这师叔。”小黄呱唧呱唧的叫道。华心蝶听了也是高兴。“去,弄点螯去,路上做干粮。”解天对呱唧叫的小黄说道。陈观阳也是一头的黑线,这师叔怎么是条像土狗的东西?难道是...好像回忆起了什么?

     “既然拜师,我也不框人。就传你一套呼吸法吧。名曰:道灵呼吸法(简化版)。”解天看着陈观阳道。“多谢,师傅。”陈观阳再次感激。解天招呼陈观阳附耳,轻述了口决。

     “你到江心洲来做什么的?我是来找龙泪池的,你可知它在何处?”解天说完口决问陈观阳看看他知不知道。

     “师傅,徒弟也是去龙泪池的。”陈观阳赶忙说出来的目的。原来,龙泪池被岛上渔民发现可治眼疾后,便传了出去。来的人多了,自然也有些文人骚客观奇后留下墨宝。而最出名和怪异的,是一篇署名:桃花翁的一篇(侠客行)。

     《侠客行》
     吴客缦红缨,青虹霜雪明。
     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闲过项梁饮,脱剑膝前横。
     将炙啖项羽,持觞劝范增。
     三杯吐然诺,五岳倒为轻。

     眼花耳热后,意气素霓生。
     巨鹿击章王,咸阳先震惊。
     千秋二壮士,烜赫江东城。
     纵死侠骨香,不惭世上英。
     谁能书阁下,白首太玄经。

     奇怪的是诗篇里,居然预测到了当前战事未来可能发生的事?这只是其一,其二,很多人看过此诗后居然按自己的理解演化出一套套武功来。继而侠骨豪情毅然北上,助项羽一臂之力,破诗之怪谈。

     陈观阳虽自幼读书,也练的舞剑。听闻,此篇的神奇之处,心之向往,前来一探究竟。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侠客,豪情万丈时,纵然道消殒,亦要迎难上。

     《江湖行》 黄沾

     天下风云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催。
     皇图霸业谈笑中,不胜人生一场醉。
     提剑跨骑挥鬼雨,白骨如山鸟惊飞。
     尘事如潮人如水,只叹江湖几人回。
     夜雨八方战孤城,平明剑气看刀声。
     侠骨千年寻不见,碧血红叶醉秋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5-2 09:10 | 显示全部楼层
     【五十六】龙泪池变故
     江心洲泥土松软,渔人多种以柑橘树,巩固小岛。快到金秋十月,果实累累,挂满了枝头。皮薄肉甜,橘色诱香。看上去和那螯壳中的黄一般,让人不禁伸手。

     前行一段路程,解天他们来到了龙泪池。放眼望去,周围竖立了很多碑帖。碑前则或多或少的站着很多人。有的,摇头晃脑,有的用手比划,有的则静坐冥思,当然也有人维持秩序,因为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陈观阳说的那个侠客行的碑,居然不在其中。而是在离的稍远一点的,紧靠一座小龙王庙边上。

     龙泪池是因为龙王伤感的泪而成,故打渔人在其旁边修建了龙王庙。二来,江上行舟也要祈求龙王保佑。不至于,时常给你来兽潮,那就无法生计了。

     小黄不一会儿回来了。只见其不知从哪里找来的大网,网里尽是大螯。看的,没有沉浸在碑帖里的人纷纷躲避。

     解天站在远处观望了一会儿,招呼陈观阳附耳说了句:“观其形忘其意”。陈观阳不解,只是又琢磨了下,才谢师往前面挤去。

     解天收了小黄弄来的螯,牵着华心蝶准备往龙泪池去,就听见后面一阵吵杂。停下看之,见有官衙人开道走了过来。

     解天定睛一看,后面跟上来的人居然是在大路震国长鱼汤面馆初识,且请自己解除瑞山顶圌印的赵氏二兄弟,也就是赵港督:赵文皓和赵文军。

     “解师,你在这里?”赵文皓已经没有当初的傲气了,不敢再称呼解兄。因为,这家伙最近闹的比较凶,东乡遍地鸡飞狗跳的。

     “噢,是赵港督。”解天也是无语,答应人家的事,这么久都不出现帮其解决,也怪不好意思的。

     “解师你在这里正好,不知何时解决瑞山圌印之事。”赵文皓可不想再耽搁了,直奔主题,这都快成心病了。

     “快了。我这还有点事。等解决了自然前往。”解天不好意思的答道。“对了,赵港督怎么来此?”解天不解的问道。“哦,是这样。”旁边的赵文军上前一步说道。

     原来:这龙泪池至形成后,就被官衙所接管。收点税钱,维护下治安也在情理之中。只是,几天前不知何故大.地.震动,龙泪池居然塌陷了下去,形成了一个深不见底的坑洞。吓得守卫的官兵不知如何是好,赵文皓兄弟才赶忙过来一查究竟。

     “既然这样,可派人下去探过?”解天听闻赵文军的话后眉头紧锁道。至于旁边的华心蝶也是不知如何是好,这可关系到自己的眼睛啊。小黄则故作深沉的,撸起下巴的胡须想什么?

     “听报的人说,已经派下去一批人,但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回应了。”赵文皓也是摇头叹息的说道。

     “嗯,我想下去一探。”解天决定的说道。
     “解师,万万不可。下面情况未知,恐有危险。”赵文皓急忙说道。
     “我也要下去。”华心蝶紧跟着说道,生怕解天让她留在上面。

     “诶,丫丫。下个破洞而已,有本仙在,怕什么?”小黄呱唧呱唧的冒着泡。和之前船上的人一样,赵文皓等人也是吓了一跳。听解天介绍了下,才了然。

     说话间,大家来到了龙泪池边。此时,守卫这里的人,已经架起了大型三角架。中间一深洞,也看不到底。龙泪池周围有的人竖耳,贴着池边听着什么?有的人则招呼人,想继续下去看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5-2 09:52 | 显示全部楼层
     【五十七】螯将出击
       看了一下,也看不出什么?解天准备下去。此时,粗壮的绳索后几十个大汉,早已得到赵文皓的命令。解天本想一人下去看看,但华心蝶和小黄也是拐不过,只好一起了。赵文皓则嘱咐他们多加小心,他是惦记着还要解瑞山之围。

      点起火把,解天他们站在一个四方形的吊竹篮内徐徐向下。巨大的葫芦发出沉重的,咯吱咯吱声。

      下去一段距离,周围黑了下来。抬头也只有入口,有一丝亮光。火把亮光处,也不过丈余,看不出洞的大小。

      等入口变成脸盆大小的时候,只听见周围沙沙声响。解天弹指一滴火心,朝洞壁飞去。“刺啦”,好像击中了什么?借助那火心的微弱亮光,解天看到了三丈外满壁的小洞,螯将正从小洞内不断爬出,举着拳头大小的钳子,两两碰撞发出吓人的声响。

       “我靠,你丫的追到这来了?”小黄欢叫道。华心蝶看不到,问什么东西?解天告诉她别担心,是之前的螯将。

      说话间,突然凌空掉下一只大螯。“我靠,从哪来的?”小黄怪叫。再抬头发现绳索上全是大螯。这一愣的功夫,又下来几只,对着众人就下钳。解天一剑一火把,解决了掉下来的螯将。

      “嗖”好像有什么东西粘到了吊篮,定睛一看好像是一白丝线延伸到黑暗处。“突突”又是一阵声响,竹篮周边“钉”满了丝线。也不知丝线另一头是什么,只是还未细想,就见一只只螯将从竹篮下方爬了上来。

      “这,这是蜘蛛螯?”解天也来不及细想它应该叫什么?直接动手挥剑斩丝。只是螯将太多,头上,吊篮下面全是。小黄保护着华心蝶,身上也爬满了鳌将,看来这里待不了了。刚想有所动作。只听“啪”一声,吊篮的绳索被螯将生生钳断,吊篮一下失控朝洞底坠去。

      洞外,一帮拉绳索的大汉,在突然失力后摔在了一起。赵文皓和赵文军知道出事了,但也没办法,只能保佑他们能平安回来。

       “呱呱呱”小黄怪叫。华心蝶也吓得脸色发白,紧紧抓住吊篮边缘。解天只大喊一声“小黄,变身”。随着喊出的声音,顺手甩出一口仙米酿。小黄赶紧抓住机会一口吞了下去。眨眼间小黄变成了一头威武的雄性雄狮。那些钳住小黄不放的鳌将,被小黄一个“滚甩”了出去。

      解天手腕一带,抓住华心蝶骑坐于小黄身上。“说时迟那时快,这一系列的动作,也只是在吊篮断绳的一瞬间。”

      小黄带着他们,借吊篮之力向洞边缘蹭去。然后,飞速沿洞边缘狂奔,一圈一圈的往洞底而去。

      空中下起了雨,是螯雨,哗哗一片。待小黄他们落地后,吊篮过了会才掉了下来,那些鳌将死伤大半。

      解天用火把,探索了下原本的洞壁。发现,已经找不到了。而他们处于的地方,是一个长方形的空间,两头一片漆黑。中间则有一条,没膝的小河。地.下河?解天思索。。。

      “哗哗哗”只一会儿功夫,那些大螯已从周围追击上来。

      解天拉上华心蝶,沿着一条细微的痕迹朝一边跑去。小黄对着众螯叫了几声“奶奶的,再来本仙吃了你们”,随后跟上了解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5-2 10:14 | 显示全部楼层
    【五十八】绿棺寻道
      听后面的声响,螯将也是紧跟随后。

      解天锁眉问道“我说小黄,这些螯将盯着我们不放。是不是你做了什么?”“呃”小黄不好意思的说“老大,我在上面弄螯的时候,看到一只一人.大螯将,不小心做了口粮。”

      解天无语,不小心,口粮。你这是作死,难怪这些螯将盯着不放。
      “这我就不管了,你看着解决下。”解天撂下话,带着彩蝶飞一般向前摸索而去。滚滚江流东世水,这地.下的小河也是朝东而去,那龙泪池的水也是朝东而去。

      “你以为本仙怕这些虫?”小黄气的呱呱叫。这老大分明是撂挑子。“看本仙将这些虫儿一网打尽。”小黄寻思着干票大的。只听见,后面解天的声响,“我说,小黄黄,快过来。”小黄本想不理这黑老大,但想到一大群螯将在后面追着。也只悻悻跟上了解天。

      因为,解天发现在这暗黑的河道前头,有了一丝光亮。准确的说是,阴阴绿绿的微弱亮光。解天赶紧和华心蝶躲到一边熄了火把,这才招呼小黄。

      小黄一到解天身边,后面的螯将也至。只是,在关键时刻,那阴阴绿绿的微弱亮光也到了。

      螯将像是受到了什么刺激?没继续向解天等人涌来。而是,一溜烟的四散跑了。解天他们也没注意,只盯盯的看着那些光亮。

      待那绿光到了近前,解天等人才看见。那岂是一点绿光,而是一条长长的人形队伍。

      队伍的前头和后头,都是农民打扮的手拿簸箕或扛锄头等工具。在队伍的中间只有一漂浮与空中的,巨大绿色棺椁。解天他们看到的微弱绿光,正是这棺椁发出的。

      相传:大禹治水时,手下将领略有死伤。最令大禹悲痛的莫过于手下大将,巴解。巴解为救被螯将围攻的农民,毅然舍身堵住了螯将,其身被螯将吞食。大禹知晓后悲痛,收集那些围攻巴解的螯将以及巴解遗物封印与宝物一个小绿棺内,并将小绿棺投进了治理的江河内。而每遇河道泄露,崩堤时,绿棺便会出现,以堵漏洞,也许是巴解的灵魂还想着治理水患。就有着后来人,水患时能够看到绿棺的传闻。

      “想不到,原来真有这绿棺,竟然在河底寻道。”解天小声说道。“姐夫,真有绿棺?”华心碟也是好奇的问道。“大惊小怪的,原来是一宝物。老大,不如,咱们收了?”小黄则呱唧呱唧想贪宝贝。

      “啊呦”小黄头被解天狠狠的敲了一下。“绿棺寻道,保两岸百姓免受水患威胁。你这是要助纣为虐,我就将你煮了。”解天阴冷的说道。小黄一个冷颤“老大,开玩笑,开玩笑。这小东西哪入本仙法眼。”

      说话间,这一队人马朝后缓缓走去。无论死、活,想着百姓,想着自己的职责。这才是:为官之道。

      趁这间隙,恐螯将继续跟来。解天赶紧拉着华心蝶和小黄,点亮火把,继续朝河道东而去。

      也许是龙泪池水对眼睛有着相互吸引的作用。华心蝶也感应到了,慢慢靠近了。

      路程不远,也有几里。解天等人寻迹,找到了龙泪池水。它居然停在了一个不大的小圆坑内,圆坑紧靠河壁。解天赶忙弄了点水帮华心蝶擦拭眼睛,过了一会儿,华心蝶眨了眨眼,看了看。“姐夫,我的眼睛好了,我能看见了。”华心蝶高兴的说道。小黄也凑到近前“小姐姐,看我,我是小黄。”“知道,就知道是你。”华心蝶咯咯一笑。

      这一说笑,小黄手里的火把,触碰到了坑凼面对的河壁。“嗡”透明的壁障隐约出现,好像内有一一人高的洞穴。在透明的壁障上,有个黑漆嘛唔的大字,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

!paopaokaji_lang_fbxt! !paopaokaji_lang_kf!
!paopaokaji_lang_weixin!

微信公众号

微信二维码
关注身边发生的最新资讯

!paopaokaji_lang_khd!

客户端

客户端二维码
扫码立即安装至手机

!paopaokaji_lang_top!